-

而被稱為濫竽充數那位爺,此時,也正和王凡羽坐酒店裡看直播。

他到此地,倒不是像盛晚溪以為的那般,要和尹硯驍聯手搞什麼風浪。

純粹是因為,談合作的客戶,恰好也在此地。

他和尹硯驍,本就是競爭關係,若非遇到需要一致對外的勁敵,他倆怎麼可能聯手?

“擎舟,你瞧瞧這些崇洋媚外的跪族,不就是個王子嗎,至於嗎?跟他合個作,能飛昇成仙?”

王凡羽替好友兼老闆吐槽打抱不平。

賀擎舟卻並不在意這些,他隻好奇尹硯驍手上的東西。

“尹硯驍到底抓住了雷誌雄那老狐狸什麼把柄?敢如高調,他就不怕到時收不了場?”

王凡羽同樣好奇,“不會是雷銘恒的把柄吧?”

賀擎舟不是冇想過這個可能性,但又覺得不太可能。

“那樣的把柄,在這麼大的合作上,應該威脅不了雷誌雄。畢竟,法律不搞誅連九族那一套,想讓雷誌雄吃這啞巴虧不太可能。”

“不過,我們在這看著,其實也是白看,尹硯驍若還想全身而退,最多,隻會私下把拒簽原因透露給雷誌雄,不然,把雷誌雄惹急了,弄個魚死網破也是可能的。”

不得不說,優秀的人,都有許多共通點。

而賀擎舟的這些猜測,在之後的釋出會裡,全都得到了印證。

而此時,簽約會現場,氣氛熱烈而流溢著一股興高采烈的氣氛。

司儀用高昂而亢奮的嗓音,把簽約雙方都大力吹噓了一番之後,便請雙方負責人登上主席台進行正式簽約。

上台時,尹硯驍還謙讓了一番。

“雷總,你先請!”

雷誌雄被石油王子如此厚待,心想這次賺番了。

他假惺惺地也謙讓了幾句,最後美滋滋地先上了台。

尹硯驍謙遜有禮地跟在他身後,也上了台。

主席台上,已經擺好了桌椅,兩份新鮮**列印出來的合同,放在大紅絨布桌麵上。

倆人的助手為他們拖開椅子,等他們落座,又給他們遞上筆。

好幾十個攝影機位沿著軌道對倆人進行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拍攝,倆人右手握著筆,左手伸出來又握了握,相視一笑。

然後,齊齊翻開了合同。

倆人翻閱合同的動作和時間幾乎同步,等合同翻到最後一頁,雷誌雄率先落筆,在合同上沙沙簽上大名。

尹硯驍相比他似是動作慢了一點,等他的筆尖終於落到紙,站他身後的助手,突然神色慌張,把手機遞到他麵前。

尹硯驍手一頓,放下筆,接過手機認真看了起來。

台下的記者冇什麼反應,隻當石油王子看個資訊接個電話之類的。

但坐他旁邊的雷誌雄,瞧見石油王子驟然陰沉下來的臉色。

而他那凝重的神色,無一不透露,他是在看一條極其重要的資訊。

雷誌雄心裡暗叫不好。

他想要開口催促,但顯得不太禮貌。

可等待的過程,每一秒,都像是在煎熬。

終於,石油王子把手機遞迴給身後的助手。

等石油王子轉過臉來,雷誌雄忙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“穆薩王子,請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尹硯驍就沉著臉對他說了聲抱歉。

雷誌雄心裡一個咯噔,張嘴想說什麼,又聽到石油王子道。

“雷總,非常抱歉,我們的合作,到此為止!”-